俞敏洪考察贵州田字格兴隆实验小学 探索教育公益新路径

时间:2020年12月09日 来源:中国网教育 浏览:46407

字体放大字体缩小

       12月初的贵州遵义市正安县兴隆村,绵延的山脉下,大片的松树和竹林点缀在层层梯田间。群山怀抱中,一所由贵州特色古建构成的学校坐落在村庄一隅。踩着遍布青苔的石阶而上,“田字格兴隆实验小学”出现在屋檐下。

image.png

俞敏洪考察田字格兴隆实验小学


        这所仅有71个学生、16位老师的小学,是校长肖诗坚推行乡土人本教育理念的阵地。201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社会学专业的肖诗坚从上海扎根贵州乡村,担任田字格兴隆实验小学校长,带领师生一起走上探索乡村教育改革之路。

       同样作为深耕教育领域、关注公益事业、致力于推动教育公平的北大人,俞敏洪一直希望带领新东方公益团队,为农村教育找到更好的答案。为此,他每年都会到偏远乡村走访考察,一方面履行全国政协委员的职责,通过调研形成提案,推动政策的变革;另一方面了解真实的农村教育现状和师生需求,进而提供切实的帮助和解决方案。

       2020年底的这次考察有些不同寻常。不同于以往以传统乡村中小学为目的地的考察,这次俞敏洪特意选择了几所创新学校,希望通过实地的走访调研,找到乡村教育新的突破口,为新东方开辟教育公益的新路径。

      于是,便有了此次云贵乡村教育的考察之行。短短的三天行程,俞敏洪将带领新东方公益团队,走访两所创新小学、四所传统中小学,通过实地的调研交流,在对比、思考中找到推动教育公平的更优模式。他给自己的任务是,回程后写出不少于5000字的调研报告。

       12月8日,贵州田字格兴隆实验小学,是此行的第一站。

走进大山里的未来学校

       田字格小学的乡土人本教育理念,即立足乡土,敬爱自然,回归人本,走向未来。希望乡村的孩子们能从生养他们的大山中汲取养分,在家乡就能得到最适合他们的优质教育。

       教育从踏上大门后的石板台阶开始发生。这些石板,来自于学校的前身——清代嘉庆年间的古庙,肖诗坚带领孩子们把古老的石块挖出来,铺在教学楼前,这样孩子们踩上去就能感受到历史、家乡、文化。

       类似的“活教材”在校园里俯拾皆是。学校最具特色的木质建筑——立人堂,建筑材料是从村子里收集的废旧老木头,廊柱下的柱墩,同样有200年历史。如今,这里是孩子们的公共议事厅,学校里大小公共事务,诸如“师生能否在教学区吃零食”等,都会在这里投票表决。

       两位学生向导为来宾们详细讲述着立人堂的历史与现状,谈吐自如,落落大方,与想象中留守儿童的内敛拘谨完全相反。百草园、开心农场、手工作坊……学校每处景观的来历,都由学生志愿者娓娓道来,同样的大方与自信,还有一份作为主人翁的骄傲。

        这确实是一所师生共建、共治的学校。开心农场里种着白菜、韭菜、葱、萝卜等十余种蔬菜,均由孩子们亲手栽种、打理,每月农场收支对外公示;所有学生每周都要参与劳作:运送垃圾、清理门板;手工作坊的商品均由学生创作,每一笔收入,都用于学校建设和研学活动,“掌柜的”也由学生轮流担任,每笔收支计都得清楚明白……教室的装饰,由学生用植物拼接而成,就连教室的名字,也是学生取的,“牛奶教室”,牛奶是他们很喜欢的一位老师的名字。

    “让孩子在参与建设中一天天感受到他们可以改变学校,甚至改变家乡。我希望有一天孩子们可以认识到:他们也可以改变世界。”肖诗坚说。

       考察过程中,一堂名为“大树公公”的乡土课正在进行中。老师通过原创绘本,引导孩子们认识大树对自然万物的反哺,并当堂创作一幅画、写一首诗。

    “春天到,鸟儿叫,大树公公在微笑/ 夏天到,森林真热闹,大树公公在招手/ 秋天到,水果直往地上落/ 冬天到,北风叫,大树公公在睡觉。”这是二年级学生的课堂作品。支教老师蔡月媚说,孩子口中经常能蹦出令她惊讶的诗句,诸如“烟的家在火里,他们在排着队一个一个地出门”——这也是她打算留下来的原因,与十几位老师一起守护这份天性与诗性。

       孩子们把自己做的诗集,以及一个装满了卡片的手绘木盒送给远道而来的俞老师。俞敏洪则向孩子们分享了他童年的故事,并鼓励她们珍惜机会,好好读书。“你们很幸运,能在中国最好的乡村学校,跟着最好的老师学习。你们要做的就是开心地读书,考上大学再回来,才能更加感受到家乡的美好,并且为这份美好出一份力。”

乡村教育的出路在何方?

       田字格实验小学的创办,源于肖诗坚对农村教育困局的反思。

       随着城市化的快速推进,农村孩子进城上学成为常态,加之“撤点并校”政策的实施和教师的流失,加剧了农村的空心化和乡村教育生态的凋敝。一方面,城市中心化的教材编排和统一的选拔标准,使得农村孩子在升学竞争中处于弱势,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即使是上了大学,很多农村娃也依然面临就业难、在城市生存难的困境,他们对乡土没有依恋,也回不去农村,对未来充满迷茫和困惑。

       多年的公益经历让肖诗坚认识到,传统的支教并不能解决农村教育的致命问题。属于乡村的教育,只能在大山里的泥土中才能“长”出来。为此,她提出了“乡土人本教育”理念,根据中国乡村的特点和中国乡村孩子的需求创建了一整套包含课程及教学方法的教育体系,希望培养出立足乡土,敬爱自然,回归人本,走向未来的新一代农村子弟。

       从2017年至今,肖诗坚已经带领一批对乡村教育创新充满热情的青年,在黔北大山里扎根了四年。如今,田字格的办学思路成效已经显现——今年,学校里多了18个从县城“回流”的孩子。

       这正是肖诗坚努力的目标,让农村孩子在家乡享有属于他们的好教育。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尝试!让乡村孩子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全面发展教育,增加了孩子自信,让他们回归对于乡村和学习的热爱,值得全体北大人向她致敬。”俞敏洪为师妹放弃企业家蒸蒸而上的事业,一头扎进乡村教育的勇气和决心点赞,同时二人也就学校的创新课程、师资培育能否具有持续性等问题展开了探讨。

     “孩子在这里接受的生命教育,已经远远超过很多省城的学校了,但如何复制到其他村小?”俞敏洪认为,对这一问题的思考和探索更为重要。

       肖诗坚表示,田字格公益正在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及正安县教育局联合推出“乡土村小”项目,第一年计划在正安县25所村小推广田字格的乡土课及日修课,将乡土课程经验详细地用教案、课件和教具打包呈现。并通过培育体系,点燃乡村老师的教育热情,播种下乡村教育创新的火种。

       这与俞敏洪致力的方向不谋而合。“我很愿意出钱出人出力,投入到乡村小学可复制的课程体系建设中。”

       肖诗坚也向俞敏洪倾诉了当前的困难,“学校的老师擅长做研究,但缺少授课经验。希望借助俞老师的影响力和新东方的教育资源,号召优秀的老师前来支教2~3年。”俞敏洪表示将尽力提供支持。

       最后,回归最初的问题,乡村教育的出路在哪里?教育公平能够实现吗?这是俞敏洪出发的原因和求索的方向。

       肖诗坚的回答是,这项事业未必一代人能够完成,但我们需要尽最大的努力走下去。“无论这条路的曙光在哪里,都需要有人知道路在你脚下。”

       乡村教育有出路吗?当此刻镜头前谈吐自如的孩子,挤上高考的独木桥,眼睛里的灵气是否会变得“木气”?回想起与田字格一位五年级学生的对话。

      问:“你以后想做什么?

    “我想考上大学,然后回来,把家乡和学校建设得更美丽。” 回答清晰而坚定。

      这里也许就藏着问题的答案。




责任编辑:赵磊

分享: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