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9年03月26日
上海、香港、芬兰三地教育对比: 一个“不争”的教育,如何在全球竞争中脱颖而出?
时间: 2019年03月05日 来源: 中国国际教育 浏览: 235 分享:

11.png

影片简介:《上海、香港、芬兰三地教育对比》是由香港ViuTV“经纬线”栏目制作的纪录片,通过追踪来自上海、香港和芬兰的三个小学生,反映三地不同的教育制度及价值观。



上海、香港、芬兰的教育各有特色,它们生而不同,也注定成为不了彼此。但有一点却是共识:禁锢于陈旧、封闭赛道,只会离真正的教育越来越远;而理性追问评估每一种教育体系的优势和劣势,认真寻找与自己最匹配的教育模式,才有可能走得更长远。


在地域不广、人口却密集的香港,为了能让下一代在升学竞争中获胜,许多家长可谓拼尽全力,怀孕时就开始积极胎教,幼儿园都要上两所、放学后还要用课后培训班……而对下一代学习的无比重视与全情投入,也的确换来了香港儿童在成绩方面的卓越表现。


在连续几届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简称“PISA”)中,香港孩子的成绩都名列前茅,颇为亮眼。而在最近一届测试中(2015年),72个国家与地区约有54万名学生参加,香港儿童则一举拿下了数学与阅读的“亚军”,哪怕在略为薄弱的科学单项中,也成功入围前十。


这个成绩无疑是让人骄傲的,可香港的教育学者却并未停下反思与追赶的步伐,因为他们看到——有人可以比他们做得更好。


一个是上海学生,在2009年与2012年连续两届PISA测试中,均夺得所有科目的冠军。


另一个“竞争者”是芬兰,这个仅有500多万人口的北欧小国,却在PISA测试中连年傲视西方“群雄”,成为欧美国家中表现最好的那个。

12.png

对于坚信本地学生已在学习上付出100%努力的香港教育家来说,这个结果是让人好奇的。


芬兰和上海的同龄孩子们,每天都过着怎样的生活?又是怎样的教育模式,让他们能够从全球竞争中脱颖而出?这背后又有哪些启示?


这些诘问,就此构成了香港Now TV制作的三地教育对比纪录片《经纬线》。而在香港人的追问和思考中,那些始终隐藏于迷雾后的教育真相,也在对比与借鉴中逐渐清晰。


芬兰、上海、香港的小学生


如何度过他们的一天


三地教育的区别,从一天的清晨开始。


出现在片中的,是三个小学四年级的孩子——上海的思毅,芬兰的Kaius,香港的俊浩。


13.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不同的一天



上午

清晨六点半,9岁香港男孩俊浩,准时起床上学。

出门前,记者问俊浩,“怎样才是一个好学生?”俊浩想了想,认真背出学校的校规:“仁爱、正义、谦诚。”


14.png


上海小姑娘思毅和俊浩差不多时间起床上学。晨读结束、做完广播操,她在八点四十分迎来第一堂课:英文。


1551766421161578.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当记者问“为什么要上学”时,思毅笃定地回答:“就是要其它人都知道你成绩好啊。”


问及“为什么要读书呢?”思毅说:“因为长大之后才有出息。”


同样的时间,地球另一端的芬兰,男孩Kaius正在雪地里跟小伙伴们打雪仗。


芬兰这天气温只有零下三度,芬兰人相信,要有足够休息,自由活动,才能好好吸收知识,所以即使再寒冷,都会让小朋友到户外玩耍。


16.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上午十点是数学课,真正的授课时间只有一半,另一半时间是自由练习和向老师提问。Kaius提前完成了,老师告诉他,可以去读一些自己有兴趣的书。

17.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数学课结束已是11点半,孩子们涌向食堂,挑选自己喜欢的食物,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一边说笑一边用餐。


18.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俊浩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半才终于开饭。吃过午饭后,稍作休息,开始下午的课程。


思毅的午餐时间和俊浩差不多,区别是午休时间她还需要完成一些练习题。


老师会在教室里监督,口头提醒大家做题进度:“第一梯队做完了”、“第二梯队也要结束了”……如此一来,孩子们紧迫感很高,争相完成作业,然后交给老师批改。


19.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下午


用过午餐休息一会后,Kaius开始了下午的第一节也是最后一节课:文学。文学课内容是共同设计一个报纸专栏,可以选自己喜欢的题材,太空、人类甚至体育都OK。


Kaius和另一个同学很快有商有量地做了起来,一个人负责封面,一个人负责内容。


20.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两点半放学,Kaius回家后第一件事是玩游戏,他和同学玩了足足两个小时,然后还有时间去学吉他。

21.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在香港,四点半放学后,俊浩的行程是到补习社做功课。完成数学功课,再做英文和中文功课。到晚上七八点,埋头功课好几个小时的俊浩终于完成了所有作业和额外的试卷。


在小心询问老师是否可以走,得到肯定答复后,俊浩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22.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上海的思毅也是4点半放学。语文有复习第三课,背三个小节,预习古诗。数学有练习册八,九页。完成这一天的功课,思毅花了一两个小时。


23.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晚上


芬兰的Kaius直到晚饭前半小时才开始做作业,做完功课吃完晚餐,大概7点45分。


然后是一家人的游戏时间。Kaius父母认为,玩游戏和做功课一样重要,玩游戏不光是玩,孩子可以学到知识,也可以学习胜利和失败。


Kaius的爸爸说:“我们人生中都会遇到挫折,现在Kaius不论输赢都可以应付,玩游戏很有帮助。”

24.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大约八点从补习班回到家后,香港男孩俊浩终于开始了一天中唯一的娱乐时光,窝在家里看电视、打游戏。从早晨7点到晚上7点,这个9岁男孩有十多个小时都在忙着学习。


记者问俊浩:“如果让你自由选择,明天想做什么?”俊浩想了想说:“就坐在这里打游戏机。”接着,又笑笑说:“学习真的好累啊。”

25.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同样是晚上八点,上海女孩思毅的妈妈终于结束了加班赶回家,匆忙吃过晚饭后,开始给思毅检查功课。妈妈回家之前,这个乖巧听话的女孩一直都在练习钢琴。

26.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芬兰教育如此拔尖


它的秘密其实很简单


看完上海、香港、芬兰三位小朋友的生活对比,芬兰教育的显著特点会让人难以忘怀——课程少、作业少、形式新颖、强调合作……


芬兰教育的秘密:少即是多


从三个孩子不同的一天中,看到了上海、香港的拼,也看到了芬兰的不拼,芬兰小学有几个特点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课时少、作业少、课外补习少。


片中芬兰小学四年级的孩子下午都是两点半放学,之后的时间全由孩子自由安排。按照芬兰的教育法规定,小学低年级每天上课不能超过5节(每节课45分钟),授课时数每星期不能超过35小时。


作业量也很少,记者将翻译好的芬兰数学和英文功课,让香港孩子俊浩由妈妈陪同一起做,不到半小时俊浩就全部做完了。上海的思毅做芬兰功课,英文部分大约十分钟完成,数学部分仅用了23分钟。


27.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芬兰孩子不上补习班,学校不举办,也不提倡课外补习。学校有很多才艺课可以选择,但他们不把它叫做才艺,而叫兴趣(hobby),音乐、艺术、运动,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每个孩子都可以享受。


从这三点来看,芬兰孩子学得的确挺少。但学得少,却不意味着孩子的收获少。


纪录片中,芬兰一所公立小学的校长将其称为芬兰教育的秘密:


少即是多(Less is More)


课程少、作业少、补习少,甚至考试少,是为了让孩子在童年阶段,避开过度竞争,不做无谓的比较,不透支学习热情,才能最大程度的释放潜能。


28.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每个孩子都有擅长的领域,会在那个领域发挥最大的潜力。学校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帮学生找到自己的路。


在芬兰做交换生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慧仪跟随记者探访了芬兰小学。发现,在初小阶段,老师不会急于教授深奥的知识,而是重点培养小朋友的学习兴趣。


慧仪去的当天,老师正在课堂上让小朋友找拍档身上的不同,孩子们在嘻嘻哈哈的欢笑声中锻炼了观察力。

29.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学校平时只有小测验,小测验不是为了全国的公开试,而是为了方便老师了解孩子的学习进度和学习兴趣。


慧仪问学校校长:“这样放松的环境,万一孩子学不好怎么办,该如何应对将来的升学压力?”


校长回答说:“在芬兰,并没有名校的概念。由于国家对公共教育的大力支持和投入,每间学校的师资力量与教学资源几乎都是均衡的,97%的孩子都会入读差不多的公立学校。”


30.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是的,在“少即是多”的教育理念背后,是国家在教育上的高度投入。


芬兰1917年才独立,到今天成为科技创意强国,第一个网络浏览器,手机游戏Angry birds都来自芬兰。


很多分析认为,铸就芬兰的经济成就,正是从二次世界大战国家受到重创后,为求存而大刀阔斧改革,提高国人教育水平,发挥个人最大潜能。


31.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芬兰几乎拥有全世界最严苛的教师选拔制度。


在芬兰,只要你想当教师,哪怕是幼儿园教师,都必须拥有硕士以上学历。师范类院校在全国的录取率,仅有10%。这些学生还必须通过筛选,参加多年实习培训,拿到教师资格证,才能上岗。

32.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正是严苛的选拔制度和专业的培养,教师在芬兰成了真正的精英职业,芬兰中小学教师受民众敬重的程度,甚至超过总统和大学教授。(引自《赫尔辛基邮报》)


芬兰老师的工资并不高,平均每月大概三千欧元,仅略高于国家平均水平。


年轻人对教师职业的渴求和认可,完全是因为在芬兰,老师获得的尊重和信任度非常大。教育部门相信每个城市,每所学校,每位老师,对老师的工作抱以完全的信任,相信他们可以提供高质量的教育。


33.png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记录片中的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说:“当你有空间去设计和实践,而不是被人指定要教什么,如何教时,你会对自己的工作充满极大的热忱。”


老师对工作充满主动性,对孩子有热情,愿意根据孩子所需设计有趣的教学方式,这些教学方式,又因为环境的支持而获得实践机会,老师通过实践反思、调整,再把改进后更好的教学方式回馈于孩子。


这样的良性循环,不正是我们当前教育所缺乏的吗?



我们常常讲教育要立足未来。但难的是没有人能说清,到底什么样的教育才是立足未来的。


能够理解上海、香港的拼,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人口多、资源少的限制。


在香港,倡导教育改革的香港小学校长陆梁淑贞曾提到:“学校减压,第一个跳出来干预的反而是家长,家长要看到考试、看到名次。因为大家都紧张,害怕自己在竞争中落后。”


类似情形也发生在上海,家长对孩子学业的重视程度丝毫不输于香港,因为好的资源有限,想拥有的人却很多,竞争难免。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很难照搬芬兰的教育模式,芬兰是人口小国,在推行教育资源均质化上面,有着天然的优势。


但同时,芬兰的教育模式为我们提供了不同的视角,让我们看到未来教育的一种可能性:


通往优质教育的路径,除了勤奋,还可以有欢笑,有热情。


就像香港交换生慧仪在结束对芬兰小学的探访时,发出的感叹:


“香港小朋友的成绩是用血汗泪堆积出来的,但芬兰小朋友的成绩是用欢笑做出来的。”


我们至少可以学习芬兰的教学方式,把课程变得有趣一些,让孩子吸收知识的过程变得自然和舒缓一些。


曾经听吴军讲方法论,那就是:学习是件辛苦的事,但不该是件痛苦的事。


或许,这就是我们可以学芬兰所长,努力改进的地方吧!


- END -





责任编辑:杜小娟



审稿人:赵 磊

责任编辑:杜小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