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8年11月20日
“密涅瓦模式”能否颠覆传统高等教育?
时间: 2018年07月11日 来源: ce30教育前沿 浏览: 1875 分享:

      传统大学提供的教育往往无法胜任就业要求。即便是“常青藤盟校”也难逃如此。基于这样的认识,本·纳尔逊

      传统大学提供的教育往往无法胜任就业要求。即便是“常青藤盟校”也难逃如此。基于这样的认识,本·纳尔逊(Ben Nelson)6年前在美国旧金山创办了密涅瓦大学(Minerva Schools)并担任该校CEO。他的目标是革新高等教育,在为学生提供高质量学习机会的同时,又不必像顶级大学本科生那样花费巨大。在美国,一流高等学府的学费每年可高达4万美元。而密涅瓦大学网站显示,该所大学每年的学费只有12950美元。在近期开展的一项测试中,该大学学生展现出优于传统大学的成绩。大量申请者对这所大学更是趋之若鹜。

       沃顿商学院市场营销学荣誉教授杰里·约拉姆·温德(Jerry (Yoram) Wind)认为,密涅瓦大学是高等教育领域的颠覆者。传统大学需要调整模式、保持变革。

       沃顿知识在线:教育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杰里·温德:未来就在眼前,而且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比如密涅瓦就是本创办的一所未来大学。本,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密涅瓦计划的概念吧,还有CLA 报告(密涅瓦大学的大学阶段学习评测)的最新发现。

       本·纳尔逊:我们将密涅瓦大学称为一所“国际大学”。这所机构在设计之初的方方面面,包括教什么、怎么教、在哪儿教,都是基于我们所知道的,并经过了实证调查,高效且有针对性。

       关于教什么的问题,我们的方法是经典的,但同时在教学手段上(也)是现代化、革新性的。比如,当你思索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或者美国那些知名大学希望教什么的时候,他们会说:“我们教你批判性思维,教你如何解决问题,教你如何正确看待世界的运转方式和全球化,教你如何有效沟通。”然而当你真去调查大学都教什么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大多会开设学术类课程,而其他课程他们觉得随便选择就行了。

       我们就决定,要设计专门教授那些东西的课程,将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有效互动和高效沟通化整为零。我们想要确保这些内容不只是书本上的概念,也不只是把它们放到某一种情境中去,而是要把概念真正解释给我们的学生,再让学生根据不同的情境积极地学以致用。

       沃顿知识在线:能不能给我们举个例子具体说说你们怎么做的?

       纳尔逊:比如,批判性思维的一个方面就是评判主张。评判有很多种方式。有时求之以逻辑,有时求之以推理,这两者是不一样的。还可以借助统计学分析手段,这与前两者又有所区别。有时候你还可以举出反例。

       批判性思维有各种(类型)。比如做出权衡决策。我们是该走A路还是走B路?权衡决策的技巧就是通过成本-效益分析来思考,这是典型的批判性思维。如果你说“我来教你批判性思维”,但却只是把它当做一种东西去教,那你永远也不会成功。重要的是系统性介绍、吃透它,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如果你想把某种知识教给学生,比如评价主张,通常会在某种特定情境下对思维进行训练。那么,当某个人提出主张时,比如投资机会或者政治主张时,思维不会把课堂上学到的技能从一种情境转换到另一种情境。这是转移教育最根本的问题之一。你的教育方式应该是让学生练习,并运用到各种领域。

       我们的教学方式也不同寻常。对学习的研究显示,通过授课和考试传播信息是无低效的。传统的授课和考试模式下,你以为自己已经学会的东西会在6个月后遗忘90%。而在主动式学习环境下,你需要很努力地处理各种信息。课程结束后的两年内,你仍能记得70%的所学内容。

       我们的课堂采用小班授课的形式,每节课15到19个学生。所有人在线视频,每个学生都会显示在屏幕上。学生积极参与课堂材料的学习,而不是光听教授讲课。我们的教授每次发言的时间不得超过4分钟。学生活学活用,教授给予反馈。

       最后一点是关于我们教什么。我们创办的这所大学荟萃全球最好的学习内容。作为宾大的毕业生,我一直非常推崇市区校园这个理念。我们的学生都住在城市中心区的宿舍里,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社区氛围。他们第一年住在旧金山市中心,后三年的六个学期中,他们会作为一个集体到全球六个不同国家旅行。第二年去首尔和海得拉巴,然后是柏林和布宜诺斯艾利斯,再然后是伦敦和台北。最后,他们回到旧金山,用一个月的时间证明自己的学习成果并毕业。

       温德:这个理念很吸引人,它真有用吗?请介绍一下CLA测试吧,还有(你们这种方法的)启示。

       纳尔逊:大学阶段学习评测(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 CLA)由第三方非盈利机构负责实施,主要测试和评估学生在批判性思维、问题解决能力、科学推理及有效沟通技巧等方面的进步。这项测试已经开展很多年了,覆盖几百所高校的几十万学生。评测一般是在大学新生入学伊始和四年级结束时各举行一次,以便对学生的进步情况进行考量。

       我们在新生入学后、正式上课前就会组织第一次测试。只不过我们的第二次测试不是安排在四年后,而是在大一结束时。仅仅过了八个月,结果让我们惊讶不已。我们的学生不仅在综合得分上超过国内其它所有大学,他们的delta提升值也比CLA测试开展以来所有受测者表现出来的任何成绩都要高。 

       沃顿知识在线:这样的成绩是如何取得的? 

       纳尔逊:不假思索的回答也许是:“哦,我们可真棒,看看我们的成绩多么漂亮。”但原因其实在于,我们的教育还有大量提升和改进的空间。这样的成绩与其沾沾自喜,不如说它揭露了现行教育体制的很多不足。

       我们引用了一些公开的科学研究数据,来摸索思维的工作方式。我们还详细分解了每所大学声称自己所教、或者希望教的内容,然后不嫌费力地把所有这些东西编成一套课程体系,最后教给学生。我们所做的就是任何人想要解决问题时会做的那些合理的事情。

       我敢说,就算你找到100家机构或者100个团体来做我们从无到有所做的这一切,其中相当一部分做得都不会比我们好,或许是绝大多数。当然肯定会有做得比我们好的。或许其中某几个第一次做就会比我们做得好。 

       温德:这就是理想化设计的价值所在。相对于在现行教育体制下修修补补,这里试着开一门新课,那里尝试推出一门跨学科课程,(密涅瓦大学)所做的是重新检验教育的整体意义。

       他们并不是离经叛道,整体仍位于大的学术环境下。他们或许模糊了以学期等诸如此类的东西所局限的学术环境,甚至取得更好的结果。但即便是在这样的学术环境和限制之下,他们所做的仍然了不起:课程大纲、理念、以维护学习者而非教职人员利益为目的的学校建设方式。

       第一个启示是,如果你可以选择一所大学,你会去哪里?如果你希望得到真正伟大的教育,那就去密涅瓦;但如果你想积累人脉,那就去五大名校:宾大、哈佛、普林斯顿、耶鲁还有麻省理工。密涅瓦提供的人脉或许不同于传统名校,因为它汇聚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纳尔逊:去年是我们招生的第三年,共收到了20,400份申请,比麻省理工或者达特茅茨的申请人数还多。你在沃顿商学院、哈佛、耶鲁或者诸如此类的大学所能获得的人脉网络有其固定性,基本上都是美国人,80%甚至90%是美国人,且通常拥有具体的社会经济背景。即便有一些多样性,也仍然偏重于那类人。

       而密涅瓦大学的人脉网络个性鲜明,因为80%的学生都不是美国人。他们来自61个国家和地区。我们从179个国家和地区收到了20,000份申请。旅居七个国家的过程中,你所收获的经历和人脉是无与伦比的。如果你想要自己的足迹遍布全球,那正是我们所提供的。 

       温德:现行教育体制不能很好的发挥作用。大学必须要认识到已经有人试图颠覆。虽然在这个阶段规模尚小,但如果其它大学纷纷接受这种模式,那这种颠覆的规模就会壮大。密涅瓦就是颠覆者。它向正统大学发出信号:你们的模式是不奏效的,别再尝试修修补补,而应该重新思考教育体制本身的问题。现在我们绘制的是另一幅美好的蓝图。 

       纳尔逊:我们刚刚写了一本书《创办国际大学》(Building the Intentional University)。这本书为其他大学绘制了一张蓝图,介绍如何创办自己的“密涅瓦大学”或者实行类似的改革。我们是一所寄宿制大学,本科生需要120学时分方可毕业,包括主修课、辅修课、选修课以及通识教育课。我们是大学中的“即插即用型”(plug-and-play)。

       我所担心的是另一种颠覆力量。这股力量可能对大学造成毁灭性冲击。具体来说,你可以用6个月拿到高中学历,然后去训练营,最后当上程序员,拿6位数的工资。而我们所提供的教育体验能够让大学毕业生比6个月训练营出来的学生更优秀。因为他们可以解决高级别的问题,他们会成为软件工程师,而不仅是程序员。他们将成为Watson平台与人工智能的建设者,更能应对未来的变数。 

       温德: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就业能力很关键。但传统大学学历并不是就业能力的保障,而新兴的非学历教育项目却能保证你有一份工作。 

       沃顿知识在线:三四年前,“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来势汹汹,看似是很有潜力的颠覆者。很多平台纷纷涌现,比如Coursera、Udacity和EdX。看起来它们都很有杀伤力,但实际上却并没有真正颠覆什么。那些所谓的颠覆者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能成功?

       纳尔逊:现在评判还为时过早。但我可以举个例子,说说我对这件事的浅显看法。麻省理工曾经开过一个供应链物流的硕士项目,两个学期的学费是6万美元。作为一种尝试,他们将第一学期放到了MOOC网站上。然后他们没有收取3万美元的学费,而是直接免掉了这部分钱。如果你想要学分,则需要支付250美元参加考试。如果你考得不错,就可以去学校参加第二学期的课,支付3万美元,拿到硕士学位。 

       这种做法将硕士学位高等教育的成本削减一半。想象一下,假设常青藤盟校或者任何一所大学的所有学分课程都沿用这种做法。原本每个学位课程项目需要收取25万美元,现在只需要10万了。起码目前来看,还没有哪所学校有这样的动机掀起如此大的风浪。虽然颠覆并没有即刻发生,并不代表它永远不会发生。

       温德:问题的关键在于,尤其是对顶尖大学来说,这是不去创新的借口。他们会说:“看看我们的创新成果吧,我们有MOOC。”或者“我们在Coursera上提供课程。”但教育的其它部分却一成不变。一些研究发现,在Coursera或EdX上课的人中只有不到5%真正做到有始有终。但同时也有一些鼓舞人心的发现:如果能够在传统Coursera或者EdX课程上增加互动,以及提供更多游戏元素鼓励参与,完成课程的人数就会大大增加。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对麻省理工、斯坦福、宾大等将课程放到网上的大学来说,教职人员的角色更简单,变成了主持者。这是教育领域的根本性变革。 

       沃顿知识在线:除了人际关系网络,“常青藤盟校”提供的另一个因素就是品牌。当你设计密涅瓦大学这样的创新模式时,你如何建立学生和雇主都能接受的品牌?

       纳尔逊:密涅瓦大学就是作为一个积极的品牌来塑造的。你在密涅瓦见到某个人,你会知道他们……建立起了系统的分析能力框架,在世界其他地方可以学以致用。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要宣传密涅瓦大学这个品牌,让人们重视这个品牌。好消息是,互联网是传播信息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当今世界的品牌塑造并不需要太长时间。 

       温德:关于品牌最后我想说的是,永远都来自消费者。第一,教育品牌的最佳载体就是校友。因此,学位的含金量、密涅瓦大学的价值,都在于校友能有多优秀。第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学生的就业能力以及市场对密涅瓦大学毕业生的需求。 

       纳尔逊: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审稿人:赵 磊

责任编辑:郭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