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留学人员累计已达585万丨出国留学五十年数据汇总

时间:2019年04月08日 来源:搜狐/教育 浏览:1174

字体放大字体缩小

image.png

3月27日,教育部公布了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情况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继去年(2017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突破60万大关后,持续保持增长状态。其中,国家公派3.02万人,单位公派3.56万人,自费留学59.63万人。2018年度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51.94万人。其中,国家公派2.53万人,单位公派2.56万人,自费留学46.76万人。

2018年度与2017年度的统计数据相比较,出国留学人数增加5.37万人,增长8.83%;留学回国人数增加3.85万人,增长了8.00%。

从1978年到2018年底,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585.71万人。其中153.39万人正在国外进行相关阶段的学习和研究;432.32万人已完成学业;365.14万人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群体的84.46%。

自1847年容闳等三名学生赴美留学至今,我国出国留学已经有170多年历史。改革开放后随着国家发展和政策的不断完善,出国留学政策逐步成为一个完善的体系,出国留学活动也逐渐呈稳定状态。我们通过梳理分析我国出国留学大数据,带大家了解回顾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出国留学50年的变革和进步。


1847-1949:近代留学历史变迁

道光二十六年(1847)11月18日,容闳等儿童赴美留学,开创了出国留学活动的先河。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清政府先后遣送120名幼童赴美留学, 官派学生留洋活动至此拉开了序幕。

二十世纪初的“庚款”留学及五四运动时期,先后出现了两次留学热潮。随着抗日战争爆发,我国留学教育开始实施紧缩政策,同时出现了“留苏潮”。

在这一百年的时间里,我国出国留学经历了两次“留学潮”,为我国培养了一批革命人才,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巨大贡献。


1949-1978:小批选派成主流

新中国成立后,崭新的国际政治格局与新中国的对外关系决定了出国留学选派活动人数十分有限,且选派国家集中在东欧国家。

受新的政治局势影响,1950年6月,新中国先期形成了“先少量派出留学生”的政策思路。同年2月签署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及随后中美关系恶化和朝鲜战争的爆发导致了1950年后派遣活动主要围绕着苏联并逐步扩展到一些东欧国家,形成了“苏潮”。

1956年,中苏“同盟”关系从逆转到破裂并走上剑拔弩张的不归路,向苏联派遣留学生政策逐渐被压缩。我国开始实施“少而不断”政策,对留学生进行严格筛选,小批选派,直至1966年选派留学生活动全面停止。

随着中国对外关系取得了重大突破,教育国际交流政策与活动在1972年得到初步恢复。1972-1978年期间,中国派遣出国留学人员的数量不断增加,共向49个国家派出1977名留学进修生,同期毕业后回国人员共计963人,90%以上被派往发达国家并学习所在国语言。

image.png

数据来源:苗丹国《出国留学六十年》

在此阶段,派遣留学生大多选用小批选派方式,平均每年选派200人出国进修,直到1978年,选派人数才有了大幅度提升,从上一年的220人增加到860人。从1847年到1978年,我国派出留学生共计14万人。

1978-1984:公费选派趋完善,自费留学渐放宽

1978年“改革开放”方针正式实行后,中国政府制定并实施了新的、更大规模地派遣出国留学人员政策。6月23日,邓小平副主席在中南海进行的座谈会上表示“赞成留学生的数量增大”,这一决策性意见让制定全方位扩大派遣留学生政策的基础由此奠定起来。

在从1978年开始的3年多时间里,中国共派遣公费出国留学人员6800多人,从增长数量来看,由1978年一年的几百人迅速增加到1981年的近3000人,增长幅度极大。“改革开放”政策带动了出国留学事务的快速发展,使中国的出国留学活动以及出国留学政策进入了一个新的快速发展时期。

1980年9月的统计,在1978年7月以来向44个国家派出的5192名留学人员中,进修人员为3963人,占75.8%;研究生为562人,占10.8%;大学生为667人,占12.8%。出国研究生数量较少,主要是国内可供选择的出国留学研究生生源较少。1981年后,“文革”结束后第一批通过考试进入高等学校的学生毕业时,出国留学研究生的数量开始明显增加。

image.png

数据来源:苗丹国《出国留学六十年》

在此时期,公费选派留学政策快速发展并趋于完善,而自费留学政策经历了一个“由宽松到收紧”的演变政策。

1978年以前,由于受到政治因素、经济状况和社会大背景的影响,申请自费出国留学的中国公民十分罕见,自费出国留学也未被纳入出国留学政策体系,随着中国出入境政策的松动和中外交流逐渐社会化,申请自费出国留学的人员不断增加。1981年官方报告中显示,一年内自费出国的人数已经多达三四千人。但随后出于防止国家人才流失和稳定国内高校教学秩序的考虑,国家颁布的《关于自费出国留学若干问题的决定》对自费出国留学人员做出了非常严格的要求,收紧了自费出国留学政策。

1984年9月,中共中央提出“对自费留学,要坚决大胆放开”的要求,实行了两年的自费出国留学紧缩政策开始放开。同年年底,国务院发布了意向新的《关于自费出国留学的暂行规定》。从新出台的规定中可以看出,除了对单位专业骨干人员的自费出国留学行为保留了之前的旧条款之外,其他政策基本完全放开。这一项政策的实行,为我国接下来30年的自费留学活动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基础。

1985-1992:自费留学人员骤增,现“出国热”

由于1984年政府取消了大量自费出国留学的政策限制,增加了包括建立中外合作培养人才在内的一系列出国留学渠道,出国留学的整体规模迅速扩大,我国自费留学人员骤增,并出现了“出国热”。

1983年,中国自费出国留学的人数仅有1000余人,到了1986年增加到一万多人,增长了10倍,到1987年又翻了10倍,骤然突破了10万人大关。基于自费出国留学活动的快速兴起以及不断变化的各种情况不断涌现,这近十年成为自费出国留学政策快速演变与不断调整的重要时期。

image.png

同时,随着1978年开始的中美关系逐步恢复发展,新中国实行向美国派遣和输送留学人员政策逐步升级,大批学生选择到美国留学。美国成为中国第一大留学目的国,促进了自费出国留学人员骤增局面的形成。

自20世纪90年代初、中期以后,自费留学人员就逐渐成为中国大陆出国留学群体的主要成分,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这个特点更加突出。据教育部留学管理机构统计和估算,仅2000-2008年期间就约有100多万人出国留学,其中自费留学人员占90%以上。以公派留学为引领,自费留学为主体的留学形式渐成雏形。

2000年中,中国大陆到国外留学的人员(含访问学者)约为4万多人,其中自费留学的约为3.3万人;其中赴美的人数约为9000人左右;其中前7个主要留学目的国为:美国、日本、德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法国。

image.png

根据统计数据不难发现,这一阶段较以上两个时期留学规模不断扩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自费出国留学活动,具有“总量增幅较快、留美比例较大、国别选择多元化、低龄趋势渐盛、平均学历和层次较高、多位优秀学生”等特点。

1993-1998:鼓励回国人员政策完善,带动“归国潮”的出现

从1978年出国留学活动发展以来,留学生的归国率从1979年的仅一成左右逐年增长到1992年约五成,出国留学政策的逐渐完善也伴随着人才流失形势愈发严峻。

1993年3月,我国领导人提出并确定了若干项重大战略或原则,鼓励和吸引留学人员归国。一方面重点吸引留学人员中的高层次人才和紧缺人才回国工作或为国服务,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大支持和鼓励留学人员回国创业。

同年11月,政府出台了对于留学生“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政策,采取多种形式,鼓励海外人才为国服务。这一政策方针代表了中国留学活动的基本方向,使出国留学活动进入到一个趋于正常和快速发展的轨道,全面推动了在外留学人员回国工作和为国服务,带动了日后“归国潮”的出现。

国家经济发展和各项归国政策不断完善,各行业发展前景光明且各个城市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给留学生回国发展增加了信心,也助推“归国潮”愈发猛烈。

1999-2008:“出国留学低龄化”开始发酵

随着经济全球化浪潮席卷中国,自费留学群体不断扩大,“出国留学低龄化”现象日渐突出。

据统计,1999年以来,18岁以下的少年留学生每年以40%的速度增长。其中甚至有10岁左右的“娃娃生”。另有文章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000年前后广东省约5000-6000人的自费出国留学群体中,其中约50%是中小学生年龄段的低龄学生。

自1999年开始发酵的“出国留学低龄化”趋势不断延伸,至今仍是我国出国留学的一大特点。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发布的《2015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赴美攻读本科学位的中国学生人数第一次超过了赴美攻读研究生学位的人数。2014-2015学年,赴美留学读本科的中国学生达124552人,较前一年增长12.7%,赴美读研究生的中国学生达120331人,较前一年增长了4%。中国在美留学生就读层次从研究生向本科生转移,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选择在本科阶段出国留学。本科生逐渐成为留学主力军。

image.png

同时,留学低龄化趋势近两年从本科向下继续延伸,主要集中在英语国家。在世界主要英语留学目的国,中国基础教育阶段留学生占比都位居该阶段国际学生第一位。出国读大学及出国读中学在一线城市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低年龄层的留学生群体日益庞大。

除选择留学外,接受国际化教育的中小学生选择在国内进入国际化学校学习。随着国际化学校增设速度增快,国际学校学生增长迅猛,这部分人群也已经成为留学群体的主力军。我国留学活动进入繁荣发展期以来,中国国内的国际学校也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据新学说发布的《2018中国国际学校发展报告》显示,中国大陆经认证或授权的国际学校数量已达821所。为出国留学做准备,国际学校也成为了留学预备人群的首选。

image.png

整体来看,高等教育阶段留学生还是出国的主体人群,占总体留学人数的80-85%,本科留学所占的比重几乎与研究生留学持平;基础教育阶段出国留学以高中为主,增长率最高,但占总体留学生的比例不高,接近10%左右,总体增长已经放缓。

2009-2018: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留学输出国

2009年,我国首次超越了印度,成为美国第一大生源国。《2018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2017至2018年间,中国毫无疑问再次成为美国最大生源国,中国在美国的国际生占比为33%,这是中国已经连续9年成为美国最大生源国。数据显示,2006年后,我国赴美留学人数迅猛增长,2009至2010年,涨幅迎来最高峰,同比增长29.9%,随后涨幅开始下降。

image.png

图片来源:《2018美国门户开放报告》

据教育部统计,2016年出国留学与来华留学人数同步增长,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留学输出国和亚洲最大留学目的国。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43.25万人,出国留学与留学回国人数比例从2012年的1.46:1下降到2016年的1.26:1,留学回国与出国留学人数“逆差”逐渐缩小。

image.png

纵观2017年,中国仍然牢牢占据国际生输出国头把交椅的位置。2017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突破60万,中国生源继续领跑世界。我国留学生出国学习、回国服务规模双增长,与国家战略和需求契合度不断提升,发展态势持续向好。

从2009到2018二十年的总体趋势上来看,人数总体呈高速上升趋势,增长率却一直呈起伏状态,自2009年后开始呈逐年下降状态,2013年增长率的下降幅度最大,跌至3.6%,近两年才又重新回到10%以上,增长速度逐渐放缓。尽管目前出国留学行业已进入相对低速增长的阶段,但行业整体稳定向好。

image.png

目前,我国出国留学活动已经进入繁荣发展期。留学政策趋于完善,留学活动也渐呈稳定态势,以公派留学为引领,自费留学为主体的留学工作格局持续保持。同时,留学回国人数稳步提升,高层次人才回流趋势明显,为我国发展不断输送人才。此外,“一带一路”国家也成为新的增长点。面对着不同的国际形势和国家概况,我国的出国留学工作始终在不断完善。

“中国留学生”已经日趋成为中国教育对外开放和中国人才国际流动的代表。我国的出国留学活动目前也大体上成熟且呈现一种稳定状态,通过50年的留学大数据回顾,我们深入了解了中国的留学活动发展情况及现状,在增强了国际教育交流信心的同时,面对着不断更新的国际关系及国家形势,留学人员和留学政策还应不断做好功课,以应对趋势变化带来的新课题。




审稿人:赵 磊



责任编辑:杜小娟

分享: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